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网站首页 活动纪实 国际八极拳总会 源流沿革 教学在线 八极文化 专题
我要投稿

TOP

刘崎瑞怒打高大楞
2010-04-19 11:10:39 来源: 作者:霍青锋 【 】 浏览:3692次 评论:0
  刘崎瑞,河北沧州人,是霍殿阁五大弟子之一。身量不高,浑身精瘦,脸上颧骨较高,但是练功特狠,众师兄弟中有些人不愿和他接拳,因为他骨头多而硬,格得别人不好受。从前天津有个“三不管”,有人也叫“杂八地”,那里有说大鼓的、唱小戏的、拉洋片的、卖膏药的、说相声的、双簧、山东快书的、打把势卖艺的,总之“三不管”是个穷艺人谋生的地方。当然也难免鱼龙混杂,良莠不齐。
  一天,刘崎瑞到“三不管”溜达,他人瘦,但穿的士林布蓝大褂,却很肥大,真象老和尚披的袈裟。他见到一群人围个圈子,有说笑的、有叫好的、也有往圈里扔铜子的,上前一问,才知道是高大楞在场中卖艺,只见高大楞真的又高又大,五大三粗,但听他说话并不愣。只见他抬抬腿、晃晃腰、拿起杆红缨枪,乱舞一通,舞后说话了:“各位看见了吧?我刚才练的这趟枪可不是一般的枪,这是‘神枪李’那趟六合枪,我为了学他老人家这趟枪费了二年的功夫。”刘崎瑞听着有气,因为他没有一招六合枪的招式。高大楞溜口一开便把不住门了,为了套近乎又说:“诸位不信,请去问一问近来进张园教宣统的霍殿阁老师,那是神枪李的大徒弟,也就是我的大师兄。”刘崎瑞气炸了肺,再也忍不住了,用双手分开人群走进场去,仰脸问到:“霍殿阁是你大师兄吗?”高大楞见这个穿肥大褂的瘦小伙子来势带气,自己心虚,便讪笑着说:“是啊,小兄弟有事吗?”刘崎瑞说:“我怎么没见过你这么一个师叔呢?”嘴里说着上步就是一掌,高大楞没躲开,退了两步一屁股坐在地上喘不过气来。刘崎瑞见高大楞坐着不动,便又分开人群走了。等高大楞缓过气来后,把器械收起来抱进小屋睡觉去了,这算场被人踢了。
  但是,高大楞并没有就此罢休,第二天早饭后,拿着四色礼找到许公馆。直接求见霍殿阁,一见面先自我介绍后,便作揖道歉:“霍老师,我们卖艺的全仗两片嘴,也是我嘴没把门的,昨天说了些胡话,惹得不知哪位高足兄弟生气了,打得我坐了半天,这都怪我,您别生气。”霍殿阁听明来由,便叫刘生贵(刘是张子林师叔的徒弟,年龄较大,平时带领大家练武)趣闻昨天谁去“三不管”闹事了。刘生贵回来说:“没有人去。”霍殿阁又对他说:“叫刘谠来(刘谠是刘岐瑞乳名)。”因为在高大楞介绍中已猜出是他了。这回刘岐瑞不得不来了,在远处就被高大楞认出来了,说:“正是这位兄弟。”上前拉着刘岐瑞说:“兄弟别生气了,就当我是放屁,别和我一般见识。”霍殿阁心中暗笑。但当面还是把刘岐瑞骂了一通,说:“高师傅卖艺不容易,你不但不捧场,还去胡闹。”说着装着要打刘岐瑞,高大楞连忙劝止说:“霍老师您别生气,您要打了兄弟,我还有脸出门吗?”霍殿阁喊刘金山“给高师傅泡茶。”高大楞见好就收,告辞走了。霍殿阁又教训徒弟们说:“撂地卖艺算是要饭吃了,‘没有君子不养艺人’,你们踢他场子并不光彩,有劲自己多下点功夫……”
  转过天来,“三不管”高大冷的开场锣又响了,当四周围满人时,他的话匣子又响开了:“诸位,看我今天又撂场子可能有人奇怪吧,其实没啥,前天进来打我的,那是我师弟,嫌我嘴胡说教训我一下。”转脸见到刘岐瑞那大褂子又出现在人群中,便来了主意,又向大家说:“请看,拿不是他吗,他不白打我,今天又来帮我忙了。”说完上前作揖请刘师兄帮忙,观众见了也跟着起哄“请献艺”。刘岐瑞无奈只得下场打了趟拳、练了趟枪。前天打高大楞的这个瘦青年,今天一练,大家的喝彩声特别高,高大楞听了特别高兴,向观众连连作揖道谢,好像这彩声是为他喝的一般,这上午已场子结果收入可观,敛了半帽头子铜子儿。刘岐瑞要走,被他一把拉住死力也不放,来拿到他小屋里去,又在附近小饭店要了几个菜,请刘岐瑞喝酒,刘岐瑞无奈,只得喝了两盅;高大楞才放行。从此以后,刘师兄每次到三不管玩儿,高大楞见了,都像上宾般的接待。但是,刘师兄却不常去了。
  事有凑巧,有一次刘岐瑞去看望张玉衡师爷,回来路过高大楞的场子,刚站下不久,便见到一人到场中要和高大楞较量较量,这人虽不如高大楞身体高大,但很粗壮,在“三不管”有点名气,是吃杂的  地的,练的是燕青拳,还会摔跤,姓胡,有人叫他“胡闹”,是个儿混混儿。最近听高大楞把牛皮吹得上了天,有些气愤,特来找碴儿。高大楞也了解人家。知道不好对付,但是大话说出去了,正在骑虎难下,忽然在人群中看见了刘岐瑞那肥大的蓝布大褂子。提着的心顿时放了下来,天爷、佛爷、皇王爷、救命的门神爷,你来得太及时了,上前作揖道:“兄弟还得捧老哥哥这一场。”刘岐瑞是最怕软弱者请求,当即答应把事揽过来,下场与“胡闹”过招,还真费了些力气,才把人打倒,完了就要走,高大楞哪里干,忙往屋里请,刘岐瑞顺手一把将胡闹也拉进屋去(因见人家也是条汉子,有意结识)。三个人痛饮阔谈,又成了朋友。以后胡闹还真的帮过高大楞的忙,高大楞在“三不管”叫得更响了,在他那滔滔不绝的湖湖溜口中仍有时提到李书文霍殿阁,不过只是摇旗呐喊而已,并且一年三节常带礼物到家中去,所差的只是没有象赵玉亭、钮长林两位那样磕头、递拜帖罢了。
Tags: 责任编辑:xjxht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上一篇《康德第一保镖传奇》年画贴画(.. 下一篇马德山东瀛夺金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