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网站首页 活动纪实 国际八极拳总会 源流沿革 教学在线 八极文化 专题
我要投稿

TOP

人物传记小说《皇帝武师》(四)
2010-07-09 12:35:41 来源: 北方妇女儿童出版社出版 作者:齐铁雄 霍文学 【 】 浏览:102775次 评论:0

  第二回  李书文力阻师门  霍殿阁冤入铁窗


  转眼到第二年春天,这一天霍殿阁又来到李五爷的把式场,先练了一趟家传秘踪拳,后练了一趟李五爷的飘洒拳。练完功,李五爷拉他坐下说:“殿阁呀,我人老了,老牛破车不能揽载了。再说,我是江郎才尽,再没什么东西教给你了。可你是块好料,有名师指点必能成其大器,你改换门庭吧!”
  “我……”经过与花爪猫较量,霍殿阁知道自己功不深,早想另投名师,但话难出口,憋在肚里多日了。今天老师开口说出,弄得霍殿阁无话可说了。
  “我给你通融好了,到南良找李书文学八极拳和六合枪。”
  霍殿阁知道八极拳是少林寺中的名拳,它既有外家拳的刚猛疾狠的风格,又有内家拳松肩坠肘养身练气的内功。走起来用前冲搓步,讲究挨、帮、挤、靠,发力起于脚跟,行于腰际,贯于指尖,故爆发力最大,极富有技击特色。学习八极技艺,是他梦寐以求的。而神枪李书文,声震幽燕,誉满中华。他在大厅内练功,击掌排风,都震得壁上灰尘悉悉下落;距窗五尺,震得窗纸嗡嗡作响。特别是他那杆丈余大枪,能把石墩子挑起来放到墙头上,用枪刺死墙上的苍蝇而不留痕迹。霍殿阁刀、剑、鞭、弓都有基础,正有志学枪呢!
  第二天,霍殿阁把家里积蓄和自己去天津卫淘金挣来的钱包好,拜过李五爷,到南良村投师去了。
  南良在小集东南,大约四十多里路,霍殿阁求学心切,一路小跑,不消一个时辰就赶到了。村童告诉他,神枪李家在村东,黑漆门板,门前有株老槐树,树上有个大喜鹊窝。
  霍殿阁果然找到李家,只是漆黑板门紧闭着。他上前拍打了几下门板,半天也不见有人开门。是不在家还是拒我于门外?霍殿阁心里犯嘀咕。他见路旁有个身材短小、体质羸弱的老头,坐在一个石磙上闭目养神晒太阳,嘴里叼根长长的烟袋,烟管上系着一个大皮烟荷包。
  “请问李老师在家吗?”
  “你找他干什么?”老人睁开眼睛。
  “我来拜师。”
  “拜师?一定带礼物了。”
  “一点小意思,不成敬意。”霍殿阁从怀里掏出钱包。
  老人不悦地说道:“你身上带着锈锁铜,那门怎么能开呢?”
  “这是孝敬老师的,没有轻蔑之意。谁想到老师能掐会算,拒弟子于黑门之外。咳,已经带来了,这可怎么办哪!”
  “你要信得过我,我给找个地方存放几天。”
  “多谢老伯。”霍殿阁将钱双手捧上。
  老人没有用手接包,只一探身,一伸头,用嘴里叼着的长烟袋将钱包挑了过去,然后将烟管向上一撅,那钱包象长了翅膀似的,滴溜溜飞上老槐树,稳当当落入喜鹊窝里。老人一吧嗒嘴,从鼻孔里喷出两缕青烟来。
  霍殿阁见状吃惊不小,暗想,老人有奇功,不是等闲之辈,定是武林高手。于是向前施礼:“老人家,这回李老师该开门了吧!”
  “你要是有胆量,敢做我的钉靶,我想同臣会开门的。”
  “我敢做靶。”霍殿阁说道。
  老人站起身,将霍殿阁领到黑漆板门前,让他脸面朝外,伸开双臂,张开十指,贴门站好,说:“记住了,不许动弹!”
  老人退到石磙后面停下,伸手从大皮烟荷包里拿出八根五六寸长的带帽大铁钉子,分放在两手掌中,高喊了一声:“站稳了!”只见老人举手到肩,一张手,两束光箭向霍殿阁射来,“砰砰砰”几声响,铁钉如花,栽在霍殿阁手指缝隙之间,没有伤着一点皮毛,都深深嵌在黑漆门板上。
  霍殿阁见老人飞钉之技奇绝,想到在李书文门前难为我者非他莫有。老人可能就是自己渴求见到的神枪李书文,他真想喊一声老师。但又怕错叫,让外人说笑,于是他相处了一个主意。他将五指一并,夹住铁钉,想用力一攥拳,将铁钉拔出来原物还给老人。谁知铁钉穿得太深,根本拔不出来,最后一用肘顶,竟然将这黑漆板门给摘下背起来了。
  那老人看见霍殿阁破了门,立即变了脸色,怒吼道:“好个不懂规矩的野小子,看我怎么教训你!”说罢,老人抬腿一脚,照石磙子踢去,那石磙子像个皮球似的,离地飘飞,朝霍殿阁的怀里撞来。
  霍殿阁赶忙退躲,没想到后脚跟绊到高门槛上,他连人带门,都被石磙子砸进院子里。
  他先用“天王托塔”,将石磙搪到身后,就地一滚,变式为“童子拜观音”,向老人双腿跪下,说道:“恕小徒不该破门而入。”
  老人跨进院里,笑呵呵地说:“老朽开门收徒,你是头一个呀!”
  霍殿阁明白了,严师较艺选徒,巧开山门,老人必是神枪李书文。于是,伏地便拜,口称:“小徒拜见高师。”又重重磕了三个响头。李书文俯身搀扶起他。
  自此,霍殿阁便跟李书文学习武功了。李书文叫他每天傍晚由小集跑步到南良,练完功再跑步回家,有意训练“飞毛腿”。李书文又给他一根一丈多长的白蜡木杆子,以门前的老槐树为靶,教他劈、挑、点、抽、搅、带。霍殿阁牢记师训,刻苦训练,竟练得老槐树坚硬厚实的树皮破裂脱落。李书文教授八极拳,边说边做。他时而就步扬跑,时而撩阴打胯,奔行如蛟龙出水,举臂犹大鹏展翅,前攻若虎扑,后守如猿奔。霍殿阁看得目瞪口呆,情不自禁地鼓掌叫好。一趟八极拳打完,院里的硬地皮就有一片被蹚烂,“跺子脚”跺得坑坑相连。霍殿阁天资聪颖,原来武功的根基较深,所以新拳上手,三遍自如。就这样勤学苦练了三个酷暑严寒,名师授高徒,练成了一身精绝本领。
  这一年中秋节,霍家三代围坐一起品茶赏月,谈古论今,话题不觉扯到三年前花爪猫贼绑票的事,合家不免感叹一番。
  “花爪猫本应斩首示众,却判入大牢,真是便宜了那厮。”大哥霍殿魁说。
  老三霍殿臣接过话茬:“听说他已经越狱潜逃,隐匿在天津。”霍殿阁听到这消息,心里一沉。
  “爷爷,花爪猫说咱家有皇上赏的金鞭子,是吗?”黑小伙霍青云问道。
  霍老汉今天特别高兴,仲秋佳节,合家欢聚,多喝了几碗酒,话自然多了:“听了花爪猫贼的话,我心里也犯了嘀咕,俗话说‘无风不起浪’嘛!今年春我回山东,问过你六太爷,才知道,咱们霍家祖上有一位保过康熙、雍正、乾隆三朝的元老,乾隆爷赐给先祖一条十三节的金鞭。到了光绪年间,霍家因练拳设坛组织义和团遭西太后贬斥,又加上家乡闹灾,背井离乡逃难了,先祖将金鞭十三节拆断,分给了十三个儿侄。”
  “这么说,花爪猫贼是知道我家底细的。”霍殿阁说道。
  “我从你大太爷那儿将那节金鞭拿来了。”霍老汉神秘地说道。
  “快拿出来让我们看看!”
  “这是皇封御宝,不能随便看。”
  叔侄们争论不休。这时就听到院门外人声喧嚷,有一队身穿黑衣裤,头戴白边帽的警察冲进院里。一个小警官怒目横眉吼叫道:“谁是霍殿阁?”
  “我是!”霍殿阁挺身而出,问道:“什么事?”
  “绑了?”那警官一挥手,四个警察扑上来就要捆绑。霍殿阁一抖肩,四个警察都被摔出老远。
  “请问为什么绑人?”霍殿阁质问道。
  “为什么?哼!”小警官从兜里掏出一张传票,说:“你的案子犯了!”
  “我白日务农,夜晚习武,并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,你们抓错了人吧?”霍殿阁从容地辩解道。
  “我们局长那儿有你写的血诗一首,错不了。这样吧,请你跟我们走一趟,对错一问便知分晓。”小警官见霍殿阁武功精深,知道难以硬绑,只好换了个软招来诱捕。
  “身正不怕影子斜,走十趟也不怕谁,前面带路吧。”霍殿阁大气凛然地说道。
  “老二,你要小心哪!”父兄叮咛道。
  “二叔,警察局不讲理就跟他们干!”黑小伙霍青云气得直跺脚。妇女和孩子们都吓哭了,本来和谐美好的节日气氛,被这队警察的突然到来给破坏殆尽了。
  霍殿阁被带到县警察局关进了牢房,过了几天,警察局长升堂理案,霍殿阁才知道事情的原委。
  沧州城里有个大盐商,姓阎行三,人称他为“阎三爷”。他经营盐行,低价收购,盘剥盐民,高价出售,勒索群众,为人奸刁凶狠,所以人们背地都叫他“阎王爷”。阎王爷虽然有财有势,是沧州城里首户,可有一事不遂他心愿,他已年过半百,有一妻一妾,却没有儿女。人们说他坏事作绝了,这是老天有眼神报应,私下叫他为“阎三绝户”。阎王爷并不甘心没有子嗣,今年春上元节他看龙灯跑旱船时,相中了王镇头船的王彩姑,花了大价钱作彩礼将彩姑娶过门来,做了三姨太,三姨太也真露脸,进门就身怀有孕,肚子一天天鼓起来,把阎王爷乐得睡不着觉。可真是“乐极生悲”。八月十三后半夜,一个蒙面贼子跳进阎府,潜入内宅,将彩姑奸污后,将腹中胎儿掏走了。临走时,那贼子用血在白绫帐上题了一首歪诗:
  采花掐朵我作乐,
  妻死子亡你为孽。
  名人不做苟且事,
  小集大侠二老霍。
  警察局长将白绫血诗往霍殿阁面前一摆,厉声说道:“赃证在此,你还有何话说。”
  “局长大人,我与阎家并不相识,更无冤仇,我怎能无缘无故杀妻害子,作此伤天害理之事?还望大人明察。”霍殿阁分辨着。
  “你说你不做伤天害理之事?我已查明,三年前你家就藏有死婴。”警察局长使出撒手锏。
  “大人不说我尚不敢妄谈,大人提及此事,恕我直言了。三年前,我父被花爪猫绑票,那贼子扔下死婴来栽赃威吓。后来那贼被我们捕获交官,结下了冤仇,我看阎家一案可能是该贼逃脱后所为,留下歪诗,陷害于我……”
  “我早已查明,你自持武艺高强,横行乡里,采花盗柳,无恶不作,阎家血案定是你作无疑,作巧嘴利舌,推脱抵赖,是不知道我的厉害。来呀,上刑!”
  那警察局长不容分说,下令行刑,众警察如狼似虎,将霍殿阁按倒就是一顿板子。霍殿阁心想:挨打我不怕,权当为我练功吧。八极拳本来就是刚柔并举,有封有闭,又开又合,内练一口气,外练筋骨皮嘛!于是他运气发力,气充皮肉,力壮筋骨,任凭警察们怎样毒打,他没有丝毫损伤。
  然而,皮肉之外的精神打击太沉重了。用刑之后,他直挺挺地躺在牢房的草垫上,两眼望着铁窗外云遮雾障的昏月,内心充满了痛苦和悲愤之情。天底下还有这样黑白颠倒的怪事?清白老实之士竟被诬成杀人越货之徒。一点是非曲直也不讲了;而口口声声维持乡里的警察局竟为富绅办案,毒打乡民,庇护盗贼,一丝天地良心也没有了!世道昏暗到令人难以忍受的地步!

Tags: 责任编辑:xjxht
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4/33/33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上一篇请问 下一篇《康德第一保镖传奇》年画贴画(..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