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网站首页 活动纪实 国际八极拳总会 源流沿革 教学在线 八极文化 专题
我要投稿

TOP

《末代皇帝和他的御拳师》(二)
2013-03-28 11:44:39 来源:《章回小说》1986年第一期 作者:齐铁雄 【 】 浏览:30481次 评论:0

第一回 红蓝黄三缸演艺  闪点托一招制敌


  一九三五年兰月量的一天下午,一个高颧骨、小胡子,矮身材的日本军官,手提黑色公文皮包来到宫内府勤民殿门前。这个人是来溥仪身边作联络官的关东军高级参谋,陆军中佐吉冈安直。
  溥仪正坐在高背椅上,俯在长条桌案上翻阅着日本画报。御前随侍,霍殿阁的本家侄子霍福泰走进殿来,低声说到:“启奏皇上吉冈先生请求晋见。”
  “快请他进来。”溥仪赶忙放下画报,正了正鼻架上的近视镜架。
  片刻,霍福泰引着古冈安直走进殿来。
  吉冈安直恭恭敬敬地向溥仪鞠了一躬,口气温和地说道:“皇帝陛下,出访诸事已经筹措完毕,请阁下裁可。”
  吉冈安直说完,从黑色皮包甩拿出一红一黄两个小册,双手放在溥仪面前的长条桌案上。
  溥仪细看那红皮小册子,上面印着他出访《扈从员必携》五个字,他翻开一看,上面印着他出访的日程。路线和所有外事活动项目的安排,是一本事务性的备忘录而已。这一切活动都是由日本政府安排妥当的。没有什么可调整和变动的事项。溥仪随便翻阋技浏览一下,便放在一旁。
  黄皮小册子上的《扈从人员名册》六个铅字映入了溥仪的眼帘。这是他最为关心的人事安排。有无得力的大臣,贴心的侍卫这将关系着自己出访的官场应酬和人身安全。
  他赶忙抓起来小册予,排列眼前认真地审阅起来,他只翻看了一页,睑色变得难看起来。
  “行在秘书官应该由尚书府书府大臣袁金彪担任,怎么换成了高木三郎了?”溥仪抬起头同道。
  “袁大臣老病告假,不能随行,军部决定由秘书官长高木三郎充任。”吉冈安直口气虽然平和,态度却十分强硬地答道。
  溥仪听到这样的回答,站了起来,继续问道:“扈从武官的名单中怎么拿掉了霍殿阁?”
  古冈安直没有回答,眨动着小眼睛,看着霍福泰。
  霍福泰见状,知趣地退了出去。
  “陛下,吉冈虽然初来满洲,对霍武官不越了斛,但军部第四课的档案室里有一本他的备忘录,卑职翻阅过,才知道霍武官对大日本帝国一向是不够亲善的。”
  “你知道什么?”溥仪又追问一句。
  吉冈安直淡淡地笑了笑,答道:“我知道雍仁亲王来满洲访问时,霍武官居然敢取胜日本柔道师,卷了天皇陛下的金面。我还知道醇亲王爷来新京探亲时,霍武官竟然敢大闹满铁火车站,戏弄国务顾问宇佐美先生……”
  吉冈安直提到的这两件事,都发生在伪满洲国改为帝国,溥仪第三次登极做皇帝的一九三四年。
  六月的帝宫,杨柳枝繁叶茂,熏风一吹,沙沙作响。柳絮扬花,象洁白的雪片,纷纷扬扬飘落下来,掉在满是尘土的地上。又被风一吹,变成肮脏的团卷,滚在宫墙角下不动了。清扫工拿着竹笤将它扫进垃圾桶里背走了。
  霍殿阁嘴叼长烟管,站在勤民殿前望着这一切。
  这天早晨,关东军司令部来了电话,说有特使驾临帝宫,所以,宫内府上下一片忙乱。随侍、宫女都穿戴整齐,出出入入。警卫处长佟济熙通知护军都换上了新皮鞋和呢子礼服,清扫工忙着打扫庭院。
  九点三十分钟,在日本宪兵队摩托车的护卫下,一辆小轿车三辆吉普车驶进了帝宫。勤民殿正门前肃立着国务总理大臣郑孝胥,宫内府大臣沈瑞麟,外交部大臣谢介石等一群伪满洲国高级官员。
  从吉普车钻出来的有日本关东军司令官,兼驻满全权大使菱刈隆,国务顾问宇佐美。他俩恭候从轿车里爬出来的一位英俊的日本青年官员。从最后一辆吉普车上跳下三个头盘发髻,身着和服,两脚穿胶靴的东洋武士。他们一起向勤民殿走去。
  将近中午,霍福泰从宴会厅出来,霍殿阁拦住问:“小三,他们来干什么?”
  霍福泰将二伯拉到一边,悄悄说道:
  “日本国的昭和天皇为了祝贺皇上登极,委派他御弟秩父宫雍仁亲王殿下作为特使前来访问。刚才皇上和皇后在勤民殿内会见了特使,特使向皇上转交了天皇的亲书,赠送大勋位菊花绶章,还给皇上一枚宝冠章呢!”
  “噢。”霍殿阁明白了。
  这时,勤民殿的承光门打开了,一伙满日官员走了出来。霍殿阁看清了,走在前面的是日本的礼官和军人,溥仪身穿陆海空军大元帅正装,头戴金顶硬盔军帽,斜肩挎着一条绣边绶带,绶带上一枚黄色的菊花徽章在阳光下闪着刺眼的光亮。和他并肩走着的日本青年官员穿西服,戴眼镜,肯定是亲王雍仁了。皇后婉容今天打扮得很特别,穿宫装锦袍,梳着高高的两把头,穿发的如意云板两边各垂一束红色穗绦,发髻两侧各插一朵绒花,中间是由十三只凤凰扎成的凤冠,脖子上挂了一串朝珠,好似京剧《四郎探母》的肖太后走下了舞台。特别的是在她这身满族宫装之上斜挎着一条绶带,绶带上并没有佩戴勋章,大勋章由她身后的二格格用手捧着,三格格监护着。最后是宫内随侍和三个日本武士。这群人鱼贯进入宴会厅。
  午宴之后,随侍搬出—对沙发几把安乐椅放在官墙前的杨柳树荫下。院中铺上几块草垫子。霍殿阁觉得奇怪,一打听才知道,日本特使在酒足饭饱之后要进行一个新节目:由日本武士表演柔道术。
  果然佟济煦通知护军在院中集合,然后排成凹形坐在沙发椅的对面地上。不一会儿,溥仪陪同雍仁来到树荫下,坐在沙发上。婉容也随同陪坐,她的宝冠章佩藏在胸前了。伪满洲国的要人和关东军的官员也都陪着。霍福泰搬来一个方凳,霍殿阁坐在溥仪的身后,掏出长烟管抽着烟。
  三名日本武士下场了。他们脱去了和服,露出了白色长袖上衣和肥腿长裤,胶靴已经脱掉,赤着双脚。这三人生得剽悍粗壮,显得威武异常。引人注目的是每个人都系着腰带,只是腰带的颜色各异,分红蓝黄三色。
  “二伯,看他们那傻大黑粗劲,多象三口大皮缸啊!”霍福泰凑到霍殿阁耳边,低声说道。
  霍殿阁白了他一眼,向前努了努嘴。
  霍福泰见国务顾问字佐美正用流利的中国话向溥仪解说着:“他们腰上的彩带代表柔道武士的段位等级。那个系红带的是在日本从事柔道年限最长,比赛成绩最高者。”
  表演开始了。先是蓝黄两个皮缸走到草垫上,面向雍仁和溥仪站定,合掌低头,以示敬意。然后相对一拜大吼一声,两人按脖子抱腰扳大腿,摔打起来。只用了五分钟,黄皮缸猛地一侧身,用他那肥胖的身躯,将蓝皮缸压倒在草垫上。
  蓝带败下,红带上场与黄带交手。这个红带皮缸果然厉害,任凭黄带怎样按、压、摔举,他总能灵敏地化险为夷,立于不败之地。二人斗了足有半小时,不分胜负。那黄带急了,仍用俯身猛压故技想把红带压倒。
  红带并不慌忙,在双背就要着地的一刹那,猛地一翻身,将黄带闪空,然后坐屁股,将黄带严严实实坐倒在草垫上。
  在场的日本军政官员拍起了巴掌。
  红带皮缸骄傲地站在草垫上,脸上挂着轻蔑的笑容,仿佛是一尊大日本帝国武士的胜利神象。
  雍仁亲王乐得闭不上嘴,他嘻嘻哈哈地向溥仪说:“听说陛下宫中藏有一位中国武林名师,请出来与我国武士恳谈一次如何?”
  溥仪闻言,脸上浮出尴尬的表情,不由自主地回头,用询问的目光看着霍殿阁。红带皮缸目中无人的骄横表情,早使霍殿阁气满胸膛。他正想找机会煞一煞东洋武士的傲气,见溥仪看他,便微微地点了点头。
  “请霍武官下场恳谈。”
  溥仪转过头去,对日本官员说道。霍殿阁站起身来,将长烟管往腰带上一别,迈着坚实的步子向场中走去。
  坐在地上的护军无动于衷地看着三个皮缸表演柔道。不管东洋武士怎样摔打,日本官员怎样欢呼,中国皇上怎样鼓掌,他们都默默地看着。因为他们心中明白,日本柔道不管怎样精采,跟中国的武术相比有霄壤之别。别看红带皮缸能打败东洋强手,要跟中国武师霍殿阁较艺肯定会败北的。所以,当霍殿阁走进扬中时,护军队伍中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。
  霍展阁认为这是中国战士向他致敬,给他鼓劲呢。
  宇佐美站起来,走到草垫旁边,向霍殿阁,也向在场的全体观众大声宣布道:“我国的柔道术是一种讲究友好亲善的运动,在比赛时不准用手打,不准用脚踢,不准用头撞,不准用肘拐,不准用膝顶……”
  护军们听到这种比赛规则,气得议论纷纷,有的在小声咒骂,坐在队伍前面的霍庆云手上捏了一把冷汗。二叔的武功他是知道的,打败缸带皮缸易如反掌。但宇佐美的这  “五不准”太缺德了,这不是用五条绳索捆住人手脚,任他摔打吗!他不是害怕二叔比武失败而丢了中国人的脸面,他所担心的是二叔贸然取胜而挫灭日本人的威风,心毒手狠的关东军能跟我们善罢甘休吗?
  然而霍殿阔的想法却跟他不一样。就在他起身进场的几步路上,他就想好了应战的办法。听了宇佐美宣布的比赛规则之后,他的主意更坚定了。
  霍殿阁站在红带皮缸跟前,拱手抱拳,算做见面礼,然后从腰带上拔下长管烟袋,叼在嘴卫,装了一锅烟点着,指指武士,拍拍胸膊一蹲马步,等待接拳。
  红带皮缸见来一位年近五十的中国老头,衣不出众,貌不压人,个矮体瘦,步履蹒珊,根本就没放在眼里。他慢慢地将双手一合,权当还礼,然后就纵身扑了过来。
  霍殿阁嘴里叼着长烟管,吧嗒吧嗒地抽个不停,若无其事的样子,站在场中央,动也不动。等到红带皮缸的双手就要沾上他的衣襟之时,他轻轻一拧身,一招“燕予钻天”,  “嗖!”从地上飞起不见了。
  红带皮缸见面前的老头腾空飞去,赶紧抬头,睁大眼睛四处张望寻找。忽然觉得背后被什么东西捅了一下。他急忙回头一看,霍殿阁却站在他的身后,用长烟管捅他后背,冲他眯着眼睛嘿嘿笑呢!红带皮缸急了,反手一扑,霍殿阁还是一拧身,又跳到他的身后,用长烟管在他的后腰间捅了一下,然后将烟袋管叼在嘴里,双手抱肘站在草垫上喷云咽雾似的抽着烟。
  红带皮缸两扑抓空,心中恼怒,“呀”地一声吼叫,用屁股猛劲朝霍殿阁坐来。霍殿阁仍然不还招,继续用猫蹿、狗闪、免滚、鹰翻等小招法,在红带皮缸的身前身后跳来窜去,不时地用长烟管在他的身后捅着。红带皮缸想抓住霍殿阁一决雌雄,可不管怎样扑捉,就是抓不着。
  霍殿阁巧斗红带皮缸的精采表演,博得护军的连连叫好;日本军政官员和伪满洲国皇帝大臣们看得目瞪口呆。霍庆云暗暗佩服二叔,真不愧是神枪李书文的得意高徒,轻功已练到出神入化的地步了。但他还不知道这场比赛将怎样收场,悬着的心仍然放不下来。
  这个时候,红带皮缸已经累得汗透衣衫、气喘吁吁了。他只觉得眼花缭乱,四周仿佛有无数个拿烟袋的中国老头,可他哪一个也抓不着扑不到。他心里一慌,脚下的步法也就有些散乱了。霍殿阁见时机已到,便轻轻一跃,跳到红带皮缸的身旁,从嘴里拿下长烟管,用手一调头,铜烟嘴朝外,对准他的腋下章门穴一点。那红带皮缸只觉得手脚麻木,脑后冒凉风,浑身的气血好象突然凝滞,身体直挺挺地往前栽去。
  “好"!护军们见霍殿阁遵照日本人的规定,没有用手打、脚踢、头撞、膝顶,而只用一根烟袋管点了红带皮缸的穴位巧取胜利,都乐得跳起来。
  在座的日本军政官员个个气得脸色铁青,连雍仁亲王也不说不笑了。
  “坏了!”霍庆云见红带皮缸就要倒地,吓得出了一身冷汗,本来就悬着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。
  可是,奇迹发生了!在红带皮缸就要倒下的一刹那,只见霍殿阁将长烟管往红带皮缸的身下一插,把他托住,说声:“请起!”长烟管一挑,用了破穴法。红带皮缸站立起来,霍殿阁又说了一句:“向亲王殿下和皇帝陛下致敬!”那红带皮缸也居然用中国话复述了一遍。最后,霍殿阁搀扶着红带皮缸向雍仁和溥仪敬了鞠躬礼,双双走下草垫子。
  霍庆云见二叔用破穴法解开红带皮缸的迷穴,趁他头脑尚未清醒还不灵话的时候,随心所欲地导演了一幕傀儡戏,给日本人一个面子,那颗要跳出口来的心总算咽回肚子里去了。
  雍仁亲王见霍殿阁武艺精绝,巧打智胜日本武士,心里很不是滋昧。但脸上却强作笑颜,伸出大拇指对溥仪说着什么。宇佐美凑过来翻译道:“好!中国武术果然名不虚传哪!今日得见,饱尝眼福,日后陛下访问我国,多带几名武师,向天皇献艺,一定能大得封赏的!”
  溥仪不知道怎样回答才好,只好尴尬地笑着点头。

Tags: 责任编辑:xjxht
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2/13/13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上一篇拳师霍殿阁-末代皇帝的保镖(连环.. 下一篇请问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